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热点快讯:
当前位置: 首页 >> 青海要闻 >> 正文

环湖赛大看台——第十七届环湖赛特刊

2018-07-31

直击赛事

金昌-武威:绿衫意外易主

终点前30米,意大利日邦车队葛洛苏·爱德华·米歇尔重重地摔在赛道上,他痛苦的表情并不是因为摔车造成的大面积擦伤,更多的是因为努力了这么多赛段才夺得的绿衫,还没有穿出它该有的温度,又被意大利威廉队帕西奥尼·卢卡抢了去。显然,好运的天平昨天没有眷顾这位罗马尼亚国家冠军。

金昌至武威赛段是一个全平道赛段,三个途中冲刺点和并不算太长的距离被很多车队视为“最后的机会”。出发仅18公里,就有5支车队的车手开始突围,尽管优势只保持了3公里,但已有剑拔弩张之势。之后,大团就很少有“消停”的时候,意大利威廉队、意大利日邦车队、土耳其托库车队和青海天佑德队的车手在前方显得非常活跃,但没有人能够轻易突破大团的“铜墙铁壁”。

直到第一个冲刺点前,斯洛文尼亚艾德里亚莫贝尔队突然发动了一次让大团猝不及防的进攻收到效果,拿下这一冲刺点的前两名,绿衫持有者葛洛苏·爱德华·米歇尔第三个通过,为他的绿衫又添加了砝码。

16秒,11秒,抓回;再突围,再抓回……这一冲刺点过后,大团中先后出现了一个11人突围小组和6人突围小组,青海天佑德队乔纳森·蒙塞夫也一度出现在突围小组中,怎奈“胳膊拧不过大腿”,在66公里处被大团淹没。

这样的拉锯战一直持续到75公里处,大团的防守有所松懈,哈萨克斯坦维诺阿斯塔纳队海波尼西·叶夫根尼突围成功,爱尔兰霍尔兹沃思车队麦克邓菲·康恩和青海天佑德队王建财迅速形成追击小组脱离大团,并通过第二个途中冲刺点。

此时,海波尼西·叶夫根尼故意放慢速度等待与追击小组会合,三人交替领骑总比一人破风前行要节省很多体力。很快,三人会合,共同领骑,王建财一举拼下第三个途中冲刺点第一名。

在昨天的比赛中,青海天佑德队的表现还是非常抢眼,王建财在领先小组中完成了92公里的领骑。大团前方,持有绿衫的意大利日邦车队和黄衫拥有者哥伦比亚曼萨纳车队轮流控场,谁都不想在这样一个几乎没有悬念的赛段出现意外。

最后8公里,领先小组“势单力薄”回归大团,形成大团冲刺。但由于卡位拼抢激烈,在5公里处青海天佑德队队员发生摔车。3公里、2公里、1公里……昨天的冲刺提前提速,赛道两边沸腾了。

当所有人都觉得比赛已经尘埃落定的时候,随着一声辐条的断裂声,已经全力冲刺的葛洛苏·爱德华·米歇尔出现了意外。或许,在那一刻,人们记住的除了冲刺的精彩,摔车的惊险,还有葛洛苏·爱德华·米歇尔失望没落的背影。

本赛段,土耳其托库车队巴尔干·奥努尔、意大利威廉队帕西奥尼·卢卡和法国马赛车队琼斯·布伦顿站上赛段前三的颁奖台。这次意外的出现,让意大利威廉队帕西奥尼·卢卡重掌绿衫,并将优势扩大到9分;哥伦比亚曼萨纳车队赫尔南·阿吉雷依旧持有黄衫,并以不可逆转的优势提前锁定“爬坡王”;蓝衫依旧属于北京喜德盛-伊诺华洲际队的大卫德诺克·伊俐亚。(王宥力)

环湖广角

比赛途中。黄灵燕 摄

四色领骑衫获得者在赛前领跑。黄灵燕 摄

分享胜利喜悦。黄灵燕 摄

凉州攻鼓子表演。黄灵燕 摄

代表个人总成绩第一的黄衫得主依旧是哥伦比亚曼萨纳车队26号赫尔南·阿吉雷。黄灵燕 摄

赛前签到。黄灵燕 摄

7月30日,2018环青海湖国际公路自行车赛从甘肃省金昌市出发,拉开了第九赛段金昌至武威的赛程。虽然没有了高海拔和爬坡的难度,但炎热的天气为选手们带来了新的挑战。

环湖日记

从绿色环湖再看青海生态

7月30日星期一晴

“我去过青海,特别美的地方!”在环湖赛赛场,一位等着一睹环湖赛风采的市民这样告诉身边的同伴。短短几个字,却让站在她身后的我一下子挺直了腰杆。

曾几何时,我们青海人都面对过这样的尴尬:地处西北,经济发展缓慢的家乡在外地人眼中并没有多少存在感,青海——青岛,骑马上学的谈笑背后,反映出的是人们对于青海偏远落后的刻板印象。

可青海真的是这样吗?

我们是三江之源,中华水塔;

我们的湿地总面积居全国首位;

我们的生物多样性丰富,资源量占全国前列;

……

天地有大美而不言。在生态保护优先理念日益深入人心的今天,青海,有理由通过环湖赛这样的窗口让更多的人认识到它的大美。

怎么能不美?绿河谷、绿屏障、绿城区,年轻的海东市茁壮成长,生机盎然;

怎么能不美?数十万人28年的绿化接力让风吹沙飞无鸟影的南北两山成为青藏高原首个“国家森林城市”的生动注脚;

怎么能不美?高峡出平湖的天上龙羊,一边是动人心魄的黄河峡谷,一边是风光绮丽的湖光山色。近看,河流曲折逶迤,尽显婀娜;远眺,群山色彩斑斓,宛如画作;

怎么能不美?金色的花海、神秘的雪山、辽阔的草原,此时的海北大地如梦幻般迷人。

这就是青海,这里的每一条河流,都是荡气回肠的乐章;每一座山峰,都是静默无言的诗篇;每一片草原,都是魂牵梦萦的故乡;每一个生灵,都是值得敬畏的生命。

回首过往,17年的环湖路,何尝不是青海坚持生态立省,筑牢国家生态安全屏障的一条绿色发展之路,何尝不是青海努力实现从经济小省向生态大省、生态强省的转变之路。

青海湖鸟岛,为了保护生态,景区永久关停;青海湖沙岛也因为生态保护的需要,永久关停;“天神的后花园”——年保玉则景区暂时关闭;扎陵湖-鄂陵湖禁止开展旅游活动;岗什卡雪峰严禁开展登山滑雪及户外探险;可可西里禁止一切非法穿越。

今日之青海,依旧在那“遥远的地方”,但却秉承着绿色发展的理念,推动形成人与自然和谐发展现代化建设新格局;今日之青海,坚持生态保护优先,打好生态牌,走好绿色路,努力实现生态美、产业兴、百姓富的有机统一。

从绿色环湖再看生态青海,正如第十七届环湖赛组委会副主任、省体育局局长尕藏才让所说的那样,环湖赛让人们在感受“速度与激情”的同时,拥抱自然、拥抱绿色、拥抱流动的风景线,使大家更加关注生态环境保护,也让“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更加深入人心。(咸文静)

独家解说

第九赛段:精彩!震撼!速度!

“环湖赛让世界融入金昌,让金昌走向世界!加油!环湖!”

“环湖赛真不愧为国际赛事,它让金昌与国际接轨。”

“金昌就需要用这样的大型赛事,整体提升大金昌的城市形象。”

“精彩!震撼!速度!赞赞赞!”

……

7月30日,环湖赛结束青海境内赛段,告别高原征战,进入平地追击战——第九赛段金昌至武威赛段。

当天比赛从甘肃省金昌市鸣枪开赛。这也是环湖赛首次走进金昌,比赛前半部分,围绕金昌市进行的两圈绕圈赛的拼夺,让金昌市民首次在家门口,近距离感受了速度与激情,这是一场绝美的视觉盛宴,金昌人为之喝彩。

这一赛段,虽然海拔有所下降,但赛事难度和挑战没有降低,选手间的追逐拼抢依旧精彩。

环湖赛总裁播报员邱吉金:

干燥、高温的天气和长距离是这一赛段最大挑战。当天最高气温35℃,最低气度21℃。骄阳似火的天气,使得运动员们的补给时间也由原来每50公里补给一次,提前到每30公里补给一次,以保证运动员顺利完赛。当天比赛签到129人,尽管发生不同程度的摔车,但并没有影响比赛,最终完赛129人。

本赛段海拔1500米,175公里的路程,主要以城市公路和高速公路为主。烈日炎炎的天气,最重要的较量依旧是车手们的体力。

出发30公里,大团平均时速每小时49.2公里。经过3个多小时的炙烤,最终大团冲刺,意大利日邦车队葛洛苏·爱德华·米歇尔距终点30米处意外摔车,与原本属于自己的绿衫擦肩而过。其余三件领骑衫均未易主。

平缓宽阔的道路,对选手们来说难度虽然不大,但拼抢的激烈程度却丝毫不减。骑行至75公里处,青海天佑德队214号王建财和另外两名选手突围,并顺利拿下两个冲刺点积分,最后9公里处,因势单力薄三人领骑小组被大团追回。

截至第八赛段,个人前20名选手中,均为外员,无一国内车手,从中可以看出,在国际赛事中,国内车队要想取得成绩,更多依赖于外员。国内车队引进外员,主要是体现车队势力,另一方面通过外员带动国内车手提高骑行水平,这只是过渡时期,国内车队要想长期保持势力,还是要靠自身提高水平。

金昌是丝绸之路经济带重要的节点城市,被誉为“中国的镍都”。环湖赛点燃激情、追逐梦想、挑战极限,赛出风格、赛出水平、赛出友谊。借大赛的余热,体现出金昌市不仅是卫生城市、文明城市,更是运动之城。在美丽的“镍都金昌·西部花城”鸣枪开赛,这是金昌速度,金昌骄傲。

经历过高原考验的选手们顶着烈日高温,在平路赛段享受着速度与激情,据赛事裁判组测算,选手们的平均时速达每小时49.6公里。争分夺秒中,选手们如“马踏飞燕”般“轻盈地”驶进因著名青铜器“马踏飞燕”而闻名的武威市。(林玟均)

赛事前瞻

民勤-腾格里沙漠:绝对的高温考验

8月1日,本届环湖赛车队将开拔走进全新赛段——民勤至腾格里沙漠,这也是环湖赛自创办以来,首次走进这片区域。

有别于城市绕圈赛,有别于高山爬坡赛,荒凉大漠的奇观壮美给本届环湖赛增色不少,对于驰骋在各式赛事的车手们来说,又会是新的体验。

根据国际自行车联盟的相关规定,比赛在经过9个赛段的比拼之后进入休息日,今天所有上赛车辆和工作人员在甘肃省武威市休整一天。

民勤至腾格里沙漠赛段是休息日后的第一个赛段,路线设置本身并没有什么难度。全程124公里,只有一个4级爬坡点和两个途中冲刺。但是,车手们想要顺利完成这一赛段的比赛也绝非易事,首先需要顶住的就是高温考验。对于大多是生活训练在高原地区的车手来说,或许高温会比高海拔更难应对,因为车手中的大多数人对于沙漠高温的应对还没有更多的经历。

其次,沙漠赛段会出现更为明显的侧风影响,而这对于自行车手来说是很不愿意碰到的情况,风阻会加大车手体能的消耗。如果当高温碰到侧风,无疑是“雪上加霜”。所以,莫要小看了这124公里,它的考验从某种程度上来讲,不亚于一个200公里以上的长距离赛段。

第九赛段结束后,车手人数进一步减少。哥伦比亚“新秀”赫尔南·阿吉雷在这一赛段不知会有怎样的表现,圆点衫确保无疑,但黄衫却稍有悬念;随着意大利葛洛苏·爱德华·米歇尔在第九赛段摔车退赛,帕西奥尼·卢卡的绿衫在这一赛段会比较稳固;蓝衫悬念不会太大,因此这一赛段四件领骑衫不会易主。(王宥力)

上一条:在学习上走在前 在执行上见行动——省直机关各单位党组织深入开展“学党章学宪法”活动综述
下一条:履职尽责开新局——省十三届人大常委会2018年上半年工作综述

关闭

copyright@2010 www.gyhkjp.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冷湖行政委员会 电话:0977-8271232
技术维护:海西州人民政府电子政务技术中心 信箱:hxdzzw@haixi.gov.cn
青ICP备16000375

青公网安备 63280202000001号